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ollow Man

我们大部分的劳动用来抵消别人的劳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真相与真理  

2011-12-27 19:1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几天,在微博上疯狂流传着一段视频,是香港一个电视媒体对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讲话的报道,谈的是当时最为敏感的乌坎事件。其间经典语录层出不穷,例如“境外媒体信得过,母猪都会上树”,“赔就赔,政府来陪。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“你以为请武警不用钱呐,大好几百个武警、警察驻在这里,那我们邱市长的钱包就一天一天瘪下去”。一个颟顸、蛮横乃至野蛮的官僚的形象,在一个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中跃然纸上。

于是便有“母猪体”开始在网络流传。

这样的官员,在乌坎事件举世侧目,而村民代表离奇死亡的前提下,自然令人尤其愤慨。我转发了,跟帖很多。

一天之后,一个记者朋友拿到了郑雁雄讲话的全文并把它分享出来,13000多字。我认认真真从头到尾看了一遍。这个讲话,至少在我所看到的共产党官员的讲话中,坦率、讲理、直接、不避讳,乃是对乌坎事件的一个真实而不隐瞒的回顾,乃是对政府处理整个事件的理性与建设性的态度。所有前述的引语,事实上都有前言后语,连起来看合理,断开来看无理。例如,对境外媒体,他先说了,境外媒体有好、中、坏三种,然后才有那一句。

我把记者朋友的这条微博也转了,并且说“为昨天传播视频嘲笑道歉”。这条转发,跟帖还是很多。这多少令我有一些欣慰,起码,作为一个媒体人,也就是职业传播信息的人,我履行了平衡性的职责。

但这的确是网络碎片化时代作为一个职业信息传播者的困境。事件发生得从来都太快,人们还来不及分辨真假的时候,就面临着必须把信息传播出去的责任。而微博这个工具,本身就具有了限制发言长度的功能,使这种碎片化更加地碎片。由于每个人关注的信息源、时间和方法都不一样,也就造成了真相的碎片化。这在传统媒体时代从未曾有过。

前一段时间,关于微博辟谣与反辟谣的战争喧嚣一时,其中焦点也就在于,微博上盛行着谣言制造者,所以有些人认为有必要建立辟谣机制,以便廓清真相。不过其后的论争颇为诡异,端的在于那些号称要辟谣的人,都带有一定程度的左派政治背景。

我对于专业辟谣机制是存疑的。因为网络自身有其平衡功能。Web2.0时代的伟大,恰在于信息源的多样性与丰富性,而言论平台的垄断功能消除,通过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的自然机制,使真相得以浮现。专业辟谣机构也不过形成了其中的一个信源而已,无需张扬。

然而,郑雁雄视频事件更加引起我兴趣的地方在于:如何厘清真相与真理的界限?因为我在转发郑雁雄讲话全文时,所招致的批评是:这不过是政府用了一个更大更完整的谎言,来掩盖事实的真相而已,为什么你就信了?乌坎村的真相是什么?是不是就是郑雁雄所描述的那样?即便是,乌坎村村民所兴起的反抗与斗争,乃是争取真理的斗争,不能因为郑雁雄的一个讲话,便采信与支持政府的行为。

我自然无意在这里讨论乌坎村的真相与真理,因为恐怕都还未有一个最终的结论。我所知道的,就是郑雁雄讲话的全文,对于那个视频而言,乃是真相,其中无涉真理。

在过去,我们有许多真理。近读朱维铮先生的《重读近代史》,发现其中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真理,在真相面前原来如此脆弱。例如,“落后就要挨打”乃是一个历史真理。可是朱先生说,迟至1820年,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32.9%,远超英美,如何可言落后?如果这个前提不成立,那么许多在这个真理之上的论证,便都是沙上之国,难以成立。对于中国缘何后于现代化历程,便需要重新研究。

朱先生是从历史专业的角度来观测这些“真理”。然而所有的一切却都落点在“真相”之上。真理乃是一个指导人们思维的准则,而真相不过是对于事实本身的一个还原。若是真理与真相冲突,便当如何?

另外一个我一直推崇的历史学者,是中山大学的袁伟时老师。袁老师基本上也不说真理,而说真相。例如在中国,孙中山乃是开创共和的国父,这是一个真理,不许质疑,从官方到民间都如此。但袁老师却写作了一系列的书籍与文章,其中包括《告别中世纪》和《晚清大变局》,记述孙中山开辟了包括个人崇拜、政治暗杀、破坏宪政的行为。这也是真理与真相之间的分别。

真理乃是一个带有暴力倾向的词语,因为其不容置疑;而真相不过乃是对事实之描述,无以指明发展的路向。于是今天的中国的争论,多数是落点在真理的对峙,而非真相的呈现。因为落后就要挨打,于是中国的路向便是如何建设强大。路向的真理之争,乃远远重要于中国当前现状之真相;因为孙中山乃是开创共和的国父,因此,在国父所开辟的道路上寻找中国现代化演变成为一种冲动,而中国循孙中山及其政党所为中国带来的种种弊端与后果,乃湮没在历史的重重迷雾之中,无从追索。

我是一个以媒体维生的人,故而眼中多真相而少真理。因为真理往往会扭曲乃至掩盖真相。真理需要的是一个最终的结果,所以扭曲乃至掩盖真相成为一种必要。譬如郑雁雄视频事件,因为我们首先相信了乌坎村民的抗争合理性是一个真理,于是在许多人看来,郑雁雄讲话的全文便显得毫无意义,因为即便真相如此,也不能改变其真理性。

但在我看来,这个真相的重要性却至少不亚于这个真理。至少郑雁雄讲话的全文表明了以下事实:到那个时间为止,政府并无武力解决的倾向,而希望和平解决;在郑雁雄讲话中,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之上,政府并非颟顸蛮干;对境外媒体的作用,并没有一棍子打死与污化。

真理与真相的冲突于是显现无遗:真理希望乌坎从此得以建立一个民主自由与法治的社会,而真相不过有助于乌坎平息事件,解决问题。

真相,我以为,乃是单独与个案的,不能推导出一个真理。郑雁雄的这个真相,也不能推导出政府总是理性与和平的。例如,陈光诚事件的真相,就无法推导出这样的真理;再例如,杨海鹏微博救妻未果的真相,就不能推导出中国法治社会的真理。我重视真相而轻视真理,只不过在说明一个问题:用真理去判断一个国家,或者去寻找路向,往往得到的最终不过是一个扭曲的结果。

与真理相比较,我倒宁愿相信常识。这是我以前推崇专栏作家李海鹏的原因。因为李海鹏也相信自己并不掌握真理,他的《佛祖在一号线》也只是在普及一些常识。这样的常识包括,人应该是有尊严的动物,金钱并不是高贵,应该有恻隐之心等等,卑之无甚高论。至少我以为,中国今天更缺少像这样的一些常识和基本的伦理,而不是类似于以往的放眼祖国胸怀世界的真理。

事实上中国这几十年来所遭受的苦难,多数来自于对真理的迷信而对于真相的罔顾。起初我们相信一个遥不可及的乌托邦世界的真理,后来我们相信一个关于民主自由法治的真理,却不知道这个民主自由法治,乃是建立在一个个真相的基础之上的。

用真理去掩盖或者扭曲真相,所得到的恐怕只是另外一个可怕的结果。所以,我所要求的,无非是更多的真相。只是真相,有时候得到的过程,恐怕比真理更加艰难得多。

(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薛莉Shirley.xue@ftchinese.com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