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ollow Man

我们大部分的劳动用来抵消别人的劳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消除谣言要靠信息“脱媒”  

2011-08-10 11:19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近日想起一个典故,只记得大意,为求证,百度之,一无所获,辗转于谷歌,寻得答案,乃是《晋书·天文志中》中记载。原文为:“凡五星盈缩失位,其精降于地为人……荧惑降为童儿,歌谣嬉戏……吉凶之应,随其象告”。意思就是说:五星出没不按顺序,其精华就降到地上化为人形,其中的荧惑星就变成儿童,教小儿童谣,那就是吉凶的预兆。反映了古人对大事发生、社会巨变时的谣谶的一种朴素认识。

虽然时代已过千年,但每当大事发生,仍伴无数谣言,现今发达的博客、微博就成为了谣言的重灾区。也许,荧惑星下凡不再变为小儿,转而变成了一个个电脑后面的博主。

抛开荧惑星下凡典故中的迷信因素不谈,往日的典故对今日仍有启迪。在典故中,代表神的荧惑星和幼儿这两个形象融于一体。一方面,古人把谣言归诸于高高在上的神力,反映了古人对谣言的敬畏和认同,而这种认同和敬畏所蕴含的神秘主义暗示着某种合理的价值体系,体现了对社会的预期和人心向背。另一方面,古人把谣言和幼儿联系在一起,浮现出一幅精力旺盛的黄口小儿琅琅上口地传唱歌谣的生动图景。儿歌的嬉戏性和口口相传,预示着谣言扭曲真实的特点和非权威、非正规渠道传播的特性;小儿精力旺盛的形象则反映了谣言不可消灭的旺盛生命力。

不难看出,谣言反映了群体意识“想要的真相”,其最根本原因是大众的预期扭曲了信息。而且,由于谣言是被禁止的,所以只能通过被压抑的非权威、非正规渠道传播,但却难以完全消灭。随着谣言传播渠道的非权威、非正规化程度变大,这些非权威、非正规渠道中的大众预期对信息的扭曲就越深,谣言变得更加非理性化和情绪化。

那么,该如何面对这种扭曲和非权威、非正规而产生的谣言呢?是用“天真的完美主义”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,用“打开窗户,但一定可以消灭苍蝇”的思路,认为可以消灭谣言,做到信息的完全真实,因而采取对谣言反击、阻隔、消灭的高压态势?还是用“世故的折衷”洞察社会百态,用“打开窗户,苍蝇就不可避免”的思路,认为谣言不可灭,从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谣言的合理性,因而不“以谣废言”,仍旧给予言论以宽松,哪怕其中含有谣言?

韩国的《崔真实法案》也许就是这种“世故的折衷”的很好例子。韩国明星崔真实因网络谣言自杀后,为整顿网络中的谣言状况,韩国政府通过了《崔真实法案》,该法案规定了网络的实名制度。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按照该法案扩大的修正案执行,该法案也仅限于日用户数量超过10万的网站,而那些日用户规模小于这个数目的网站则无需执行实名制度。可以说,这就是为谣言留下的一个非权威、非正规的空间,那么,存在于这个非权威、非正规信息渠道中的谣言会损害社会吗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其实,现今谣言的传播,不在于权威信息的缺失,而在于权威信息太过权威而众口噤声。大众对权威单一话语有着天然的不信任和逆反,非权威的正规渠道越受打压,权威渠道越强,逆反和不信任反而会加剧,对信息的扭曲就越甚,谣言也就越甚。

现在有句时髦话叫“重建政府公信力”,这其实是个逻辑矛盾的伪命题。且不论政府每次是否都说实话,必须承认的是大众心理预期对权威的逆反心态,所以,公信力只能自发产生于非权威的社会多渠道,而非单一权威。这就决定了靠权力、人力、物力、评论员去建立公信力,则一定没有公信力,就如同被人收养的小孩一定会跟人姓,建立起来的也不会是社会之“公”信,而只是政府之“私”信。

公信力顾名思义就是“公人言”,只有人人皆言才能得到公信。单一话语再高的道德、再高的权威都不必然导致真相,只有开放的媒体,不同角度的报道,多观点的碰撞,立场不同的争论才会在不同观点的交锋中得到真相,真相和谣言这对矛盾才能在激烈碰撞中达到对立统一,得到解决,消解大众扭曲的心理预期,建立社会公信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当权威信息太过权威,随着非权威的正规渠道被压抑,各种信息传播就会纷纷躲避到生命力更强的非权威、非正规的微博、QQ群等渠道。在这些非正规渠道中,一方面监管更加困难,另一方面,大众的心理预期起到的作用更强,更缺乏理性引导,情绪化更重。这共同导致了信息更加扭曲,谣言越发离谱。

最近各路媒体人员纷纷从正规渠道转战微博;场所上,从报纸、到论坛、到微博;语言上,从“政府”、到“天朝”、再到“你懂得”;媒介上,从“文字”、到“谐音、别字”,到“图片化文字”,传播更加非正规化,语言更加隐秘化,但所包含的有效信息也相应更少,而情绪化则越重。微博造假伦理问题的本质动因,正在于此。

所以,面对生命力强大的信息传播,如果用“天真的完美主义”思路去应对谣言,最终会陷入“逆反——预期扭曲——谣言——消灭谣言(压抑非权威渠道)——信息渠道集中化——更加逆反、更非正规化、更隐秘——逆反更重”的怪圈。而采用“世故的折衷”态度,降低权威渠道的权威度,解除对非权威正规渠道的压抑,让非权威的社会正规渠道自由发展,既能减小大众逆反心理,也能让信息在更加理性的非权威正规媒体上传播,这反而能弱化谣言正反馈的机制,起到减少谣言的作用。其实,“天真的完美主义”和“世故的折中”还有另外的名字,那就是形而上学和唯物辩证。

所以,解除对非权威正规渠道的压抑,让多种观点媒体的自由发展和交锋,才能建立起社会公信力,让非权威的正规渠道重掌话语权。解决微博的“伦理底线”问题,也正在于此。

现今微博等“自媒体”的出现,众多观念不同的媒体已现雏形,这正是非权威的正规与非正规渠道多元化的发展,这也可看作信息从权威中的“脱媒”。“脱媒”本身是一个金融概念,意指资金不通过银行而直接在存款人和借款人之间进行。“信息脱媒”其本质正是信息的非权威化,正如前面所述,这不仅不危害公信力,反而建立社会公信。发达的非权威渠道,虽然有其本身的不确定性,但却是通向社会公信的必由之路。从这一点而言,和群众观点也是一致的,只有相信人民群众,尊重大众媒体,接受独立的媒体和发达的微博所代表着的“信息脱媒”。 那么,“脱媒”信息被大众心理预期所扭曲的状态,才能在各种观点的相互印证或驳斥中变得理性,恢复常态。实际上,正因为微博等各类媒体的发达,各种谣言已经不在如往日般流行,“日本嘲笑中国高铁脱轨”,“港人游行”,“死亡人数上限”等谣言,几乎一出来就被网络所揭露。

“风听胪言于市,辨妖祥于谣,考百事于朝,问谤誉于路”,当路人不是侧目以对,而是畅快地微博时;当不同观点的媒体不是统一发言,而可以自由交锋时,荧惑之星,也就可以安守本位于天上,不再下凡荧惑于人心了。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作者微博为http://weibo.com/liuyj2000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