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ollow Man

我们大部分的劳动用来抵消别人的劳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病,中国病  

2013-02-06 17:2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人一向向往的首都北京,现在成了“问题之城”,交通拥挤、污染严重、房价奇高等等,让这座城市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失去方向。北京聚集了中国最有权势和最聪明的人,却无法解决这些“北京病”。

有人把北京与上海相比,前者的城市规划与管理落后上海几乎一个时代,但两者不具有可比性。北京自元朝始就几乎一直是中国的国都,拥有规模庞大的历史遗产,也是中央集权国家的政治中心,而上海兴起于清末的渔村,从零开始的近现代工商业城市,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,上海已经由殖民者、资本家等自发培育成了远东最现代化的城市,即使全国其他城市都在学习模仿北京集权辐射状的规划,上海仍然保持了商业城市的原貌。

北京至今还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的都城,尽管新政权推倒了紫禁城的外城墙,只留下故宫,将皇城由封闭变为开放,但从权力分布的角度讲,中央权力部门涌入三环之内,北京仍然是一座“无形的皇城”。三环内聚集了绝大部分中央部门、军队、外地驻京办以及使馆等,如果说这些大部分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安排,那么,在东二环刚刚竖起的众多央企大楼以及西二环林立的金融大厦,表明三环内至今仍是权力的领地。

事实上,认为北京的城市格局师从苏联的说法是错误的,建筑或许学习苏联的设计,但高度集中的城市区域功能规划,其实是封建时代城市的延续。在传统的王朝时代,帝王、官僚和贵族是城市生活的主体,而普通市民处于极端次要的位置,只是为权贵阶层服务,因此,有“筑城以卫君,造郭以卫民”的说法,城墙内住着皇帝高官,城外才是百姓生活的地方。

北京交通拥堵最重要的原因在于,遍布权力部门的市中心垄断了太多全国最好的社会资源,包括最好的幼儿园、学校、医院、文化场所、博物馆、商业设施等。当全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中心都聚集于一个城市的中心城区,那么,拥堵就不可避免,房价再高也变得正常。

对于城市管理者而言,北京当局主要是为“领导服务”,这是首要的任务。在北京四环之外,除了本地动迁户外,基本上以新移民为主,这些区域的市民可能不被视为北京人,从而得不到服务。人们走出圈起来的住宅小区,面对的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城郊结合部的混乱状态。这里缺乏合理的市政规划、建设和公共资源投入,没有足够的幼儿园、学校、医院以及方便的商业服务。但是,由于市中心拥有中国最好的资源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有钱人涌入,推高了中心地区的房价,这也祸及缺乏公共资源而又脏乱差的郊区,致使房价飞涨。这里也很难见到交警和治安警察,这与市中心有天壤之别。

当城市管理主要为权力部门服务的时候,整个城市的交通和公共设施就会缺乏人性,北京拥有宽而直的主干道,但缺乏适合步行的道路。这种冷冰冰的交通体系与大院文化,使得每一个小区就像一个巨大的兵营,而想要购物、消遣、约会必须走到很远的地方,这增加了交通压力。相比上海道路弯曲且高架桥众多,尤其是很多适合步行的街道与地下交通、大大小小的商业设施联系起来,形成一个密集的公共交通体系与生活网。

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商业发展的产物,是为了市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存在,市民永远是主体。但是,中国的城市在封建王朝与苏联双重影响之下,至今仍然是围绕着“权力中心”展开,因此,中国城市治理也受制于“权力阶层”。中国的直辖市以及县城比较简单,前者市政府可以主导整个城市的规划与管理,区政府服从和执行,县城权力阶层更单一。但省会城市,尤其是首都,城市管理者就面临“王的困局”。

比如北京市政府以及区政府,在城市规划和管理过程中,会遭遇驻地中央的各个部门,作为下级只能服从并服务于上级,因此,在交通规划以及资源调配等决策的时候,都不能触及中央部门的利益,反而需要维护他们与自己的利益,这会让城市规划和管理陷入将错就错的状态。上海就不存在这样的困境,但大部分省会城市管理者都会重复北京的烦恼。

“北京病”其实就是“中国病”,是一种“制度病”,是中国仍然没有实现权力平等的产物。在一个集权国家,城市公共资源更多的为权力服务,市民在城市当中更可能是提供服务的人,而不是被服务者。随着城市的扩大以及汽车工业、地产业的发展,这种大部分资源围绕政治中心的传统做法就会遇到很多问题,权力者也将遭受这些病症的折磨。为什么北京拥有中国最有权势的人却无法医治“北京病”,因为既得利益者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利益,他们也有特权减轻城市对自己的折磨。

早在民国时期的规划者,一直想实现北京城的“中西融合”,实现“外部北平化,内部现代化”。这一时期北京规划解决的不是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难题,而是封建城市遗留的历史问题,是传统城市如何适应现代化进程的难题。但北京并没有发展出现代城市文明,而是在继承巨大的封建皇城遗产的同时,继续拥有至高无上的政治权力,因此,北京至今仍然面对无法适应现代化进程的困境,就像这个国家,依然为如何抵达现代文明而困惑不已。

(注:作者是资深媒体人。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刘波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